参加上海双年展

上海,我回来了。这是到了上海后我心里说的第一句话。带团队来参加第九届上海双年展(其实我像是个领队),从年前就有些期盼,一来是一次很有意义的集体出行,二来转眼离开上海5年了,对上海一直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临行前行程和酒店安排的还算妥当,结果到上海后酒店还是出问题了,预留的房间被取消,差点儿一票人露宿街头。跟酒店经理沟通了一下,把房间都给我们解决好了。放下行李出去吃饭,这个季节的上海,晚上出去走走还是蛮舒服的。对于从北京来的我们,天气就稍显温暖了。

上海双年展

转天一早直奔展馆。我们就住在西藏南路,一路走过去都是当年世博会留下的空馆,静悄悄的路上可以一字排开。潇洒归潇洒,只是心里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地段,这么齐全的场馆,经历一个火爆的夏天就再也无人问津了。看到一个牌子上写着“上海当代艺术馆”往那边走,把操心搁在地上,一路追随艺术的脚步去了。

SONY DSC

朝着艺术的方向

艺术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艺术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地面干净的很,斑马线还那么新呢

地面干净的很,斑马线还那么新呢

可以想象曾经这里排队的场面是多么火爆,把回型排发挥到极致。隔着铁丝网,脑补栅栏里充满人后的景象

可以想象曾经这里排队的场面是多么火爆,把回型排发挥到极致。隔着铁丝网,脑补栅栏里充满人后的景象

双黄线也有相交的时候。我站在马路中央,没有任何车经过

双黄线也有相交的时候。我站在马路中央,没有任何车经过

当代艺术馆就是这副模样,一个电厂

当代艺术馆就是这副模样,一个电厂

当代艺术馆门口一间小房子里,用竹竿养殖菌类。上面发亮的是一个个大饮料瓶子,里面充上水就可以用来采光了

当代艺术馆门口一间小房子里,用竹竿养殖菌类。上面发亮的是一个个大饮料瓶子,里面充上水就可以用来采光了

艺术馆里的电梯结构

艺术馆里的电梯结构

她叫…… 后面都是她的姐妹,困了就躺下睡一会儿

她叫…… 后面都是她的姐妹,困了就躺下睡一会儿

想象一下,一群人被衣服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

想象一下,一群人被衣服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

一堆木头框子和一位看展的姑娘

一堆木头框子和一位看展的姑娘

画和板

画和板

扭曲的楼梯

扭曲的楼梯

都是针式打印机打出来的,现在我们在银行,电信营业厅还能看到这种机器。旁边陈列了一些,其中一架被连上了音箱,展示着它那吱嘎吱嘎的嗓音

都是针式打印机打出来的,现在我们在银行,电信营业厅还能看到这种机器。旁边陈列了一些,其中一架被连上了音箱,秀着它那吱嘎吱嘎的嗓音

有了影子,它就有了翅膀

有了影子,它就有了翅膀

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品

这货才是真正的艺术品

看展的妹纸

看展的妹纸

123

一张地图,一段视频

一楼的咖啡厅

一楼的咖啡厅

被拉来欣赏当代艺术的大爷、大妈

被拉来欣赏当代艺术的大爷、大妈

看展的女游客

看展的女游客

小时候的行军床和蚊帐

小时候的行军床和蚊帐

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个木马

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个木马

看展的男游客

看展的男游客

长裙,背后还有一段凄美的故事

长裙,背后还有一段凄美的故事

串起历史记忆的竟是一根铁棍子

串起历史记忆的竟是一根铁棍子

顺电,顺电

顺电,顺电

这是客家土楼的结构,中间是一口井,养活了住在这里的所有人

这是客家土楼的结构,中间是一口井,养活了住在这里的所有人

顺着井口一直挖下去,就是这里的生命之源

顺着井口一直挖下去,就是这里的生命之源

这就是双年展了。只是我觉得有意思的,还有好多,留在上海了

这就是双年展了。只是我觉得有意思的,还有好多,留在上海了

上海老街

没去过城隍庙,没去过田子坊。我曾经是一个地道的张江男,混浦东,住龙阳路,守磁悬浮。这次抽空去了这两个地方,也算填补上两个空缺。要说遗憾也还是有的,到底没有吃上鸡公煲。

老上海与新上海之间只有一根竹竿的距离

老上海与新上海之间只有一根竹竿的距离

一家时尚服装门店外,等候同伴的老人,站的好整齐

一家时尚服装门店外,等候同伴的老人,站的好整齐

小酒吧餐馆还不到营业的时间,

小酒吧餐馆还不到营业的时间,海派招待等着上座高峰的到来

恩

透过这扇安静的门,是怎样一个多彩世界

透过这扇安静的门,是怎样一个多彩世界

镜头感十足的模特,右边哥你抢镜了

镜头感十足的模特,右边哥你抢镜了

胡桃夹子守门

胡桃夹子守门

田子坊里依然有老居民在生活,家里简单陈设

田子坊里依然有老居民在生活,家里简单陈设

水池和龙头就这样暴露在屋外,好像成了接上的一道风景,但又提醒着游客,这里仍然有人在生活

水池和龙头就这样暴露在屋外,好像成了接上的一道风景,但又提醒着游客,这里仍然有人在生活

田子坊很像是北京的南锣,小商业街,但又透着上海独有的细腻,它把文化,时尚,购物融为一体,比起当年的襄阳路更多元化些。

再见上海

上海又变化了。刚到上海时觉得路上的人少,车也少,直到第二天晚上路过徐家汇时发现,还那样。可能是因为在北京活的过度密集,偶尔的松快便显得安逸了。这次还有一个感受,就是在地图看从哪到哪要经过几条街道,但实际走起来并不远,之前在上海生活时没太多感觉。这次感觉尤其明显,因为北京的两条街道间的距离至少是上海的2倍,在北京要打车的距离,在上海走走也就到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香港时,可以很轻松就从佐敦溜达到维多利亚港了,从地图上看至少要经过1,2,3,4,5……条街道。

浦东,又盖高楼了。不知道还要多久,东方明珠就成陆家嘴的小弟弟了,仰望周围的高楼。5年后?也许吧。

上海的地铁也越来越发达,但动不动就要6块8块的坐,对于北京来的人儿们还真有点“消费不起”。不得不说,相比下,北京公共交通确实便宜。上海Taxi起步现在14块了,其中含1块燃油附加。

上海比北京更时尚,节奏更快。而北京有的,是更多的人文和古老的历史积淀。上海永远留着我美好的记忆,北京则有我家人的守候、事业跟朋友。我是海归,我爱北京。

我来第1个赞
参加上海双年展

分享到朋友圈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